追蹤
野女人家庭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哪裡來的「野女人」?
「野女人」其實出自成語「野人獻曝」,
只差這野人是個女的。
請諸位看倌不吝耐心多留步片刻,
來看看這個當代的女版野人,
究竟是要撒些什麼別開生面的野?


  • 30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園藝手記】小花園鳥事件(下)

只要是食料充足的好天氣,往往人還沒上樓頂就可聽得群雀啁啾聲;在三、四公尺以外的距離安靜觀察,牠們倒也無所畏懼,但畢竟是野生鳥,人再一逼近,顧不得美食當前,振翅跑為先!聽說很多種花人不那麼歡迎麻雀到訪,因為這群小傢伙會吃掉播下的花種、踐踏剛冒出頭來的小苗;但不知是否我已餵得牠們吃飽喝足之故,至今並未發現有什麼嚴重的犯行,所以我十分歡迎牠們前來,並感謝牠們為小花園帶來更多靈動的生氣。只是偶爾我也擔心,把這群麻雀小兵餵得太飽,當毛毛蟲出現時,牠們是不是就再也沒有胃口,失去戰鬥力了? 自小花園眺望,家門口的第一漁港偶有海鷗及白麓鷥低飛掠過在群船間覓食;黃昏時分,一抬眼有時會看到成百上千的鳥影子(是鴿群嗎?),忽左忽右、整齊劃一地在對面山邊盤旋;更遠處蘇花公路的上緣,亦偶見鷹類滑翔。但牠們當真都是「近在眼前,遠在天邊」的一群,雖也曾有兩三回撞見其它種類的小鳥(可惜我孤陋寡聞不識其名)造訪樓頂小花園,但多屬驚鴻一瞥;所以除了麻雀以外,當真對我這樓頂小花園有著賓至如歸的情感的,恐怕就只有白頭翁了。 白頭翁的啼聲很是曲折婉轉,而且響亮,正因此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沒見過牠們跺進鳥屋裡吃東西,不過在鳥屋附近隨意停留四下看看,然後扯開嗓子大鳴大放一番。有一次當我走近,有一隻白頭翁倏地從小花園內唯一的那棵海芒果的枝葉間飛出,當時我還不以為意;過幾天,更發現海芒果樹下散落了一些我的花園裡並未曾有的植物枯莖(狀似五結芒的梗子及花穗),大感驚異之餘,不敢置信地往海芒果的枝椏間探勘,竟就讓我發現了一個築了一半的鳥巢!我會如此大驚小怪的原因,主要是因為這棵雀屏中選的海芒果,連同它底下墊的水泥板一起,算來也不過一米八左右的高度,夏日漁港猛烈的南風刮起時,它又不偏不倚地正好在「搶風頭」的位置上,更何況還有個人類會不定時在此貼身出沒....;真不知那隻白頭翁是怎麼想的。雖然如此,但我可是抱著期盼的心樂觀其成,只是幾天過去,鳥巢的工程進度似乎停滯不前了;又接連著好幾天的狂風驟雨,未完工的鳥巢給打得不成形,看起來根本就是一撮沾黏在枝椏間的枯草了。而那白頭翁好像也發現了自己的失策,不再見牠前來做窩,而我的大喜過望也隨之價然而止。不過,這仍是一個相當值得玩味的回憶。 小花園裡有驚喜,卻也有過驚悚。有天早上我一如往常上頂樓去巡看花草時,竟意外地發現了鳥的殘屍:一部份留在短柱頭上,一小部份還掛在我很喜歡的翠蘆利上頭!依其斷羽殘肢研判,那應該不是麻雀,也不太像白頭翁(牠有長而黑的尾羽),而由鳥屍受創情形之嚴重程度來看,可以想見兇手手段之殘酷。我猜測,可能是在頂樓跟我打過幾次照面的那隻野貓做的....。雖然貓捕雀是大自然的規則,怨不得貓殘忍,但目睹那一幕,心中仍難免有些自責;我甚至暗忖,是不是設置了鳥屋,才會導致這樣的結果?因為吸引鳥來了之後,同時卻也為野貓大開了狩獵的方便之門...?自此以後,為鳥屋添置食料時難免有所顧忌,甚至好一陣子就任由小磁碗空在那裡了;不過,我想我還是會再去把它盛滿的。有人說非把兇手逮住不可,否則難保類似情況不會再發生,但捉了牠又如何?以暴制暴沒道理,繩之以「法」又滑稽;真真是莫可奈之如何也!正所謂「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只有自求多福囉:人是,貓咪是,小鳥是,毛蟲是,花花草草們無一不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