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野女人家庭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哪裡來的「野女人」?
「野女人」其實出自成語「野人獻曝」,
只差這野人是個女的。
請諸位看倌不吝耐心多留步片刻,
來看看這個當代的女版野人,
究竟是要撒些什麼別開生面的野?


  • 303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園藝手記】蓮葉何「甜甜」

一直很喜歡李商隱的《暮秋遊曲江》: 荷葉生時春恨生,荷葉枯時秋恨成; 深知身在情長在,悵望江頭江水聲。 《紅樓夢》裡林黛玉也說,她最不喜歡李商隱的詩了,唯一愛的一句是「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殘荷聽雨聲」。是愛屋及烏嗎?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很迷戀荷,不論是它的花或葉,總覺得美得實在脫俗 ( 蘇東坡有一句『圓荷瀉露』的詞句,就是在描寫荷葉的 ) ,雖然浮水的睡蓮色彩更加多變、姿態更為夢幻,還是不足以取代挺水的荷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直到我自己種了荷花以後......。 2001年 夏天我家換裝了一個不鏽鋼水塔,拆掉的舊水塔已有二十多年歷史,是用很厚實的橡膠做的。婆婆建議我可以用來種花,我便決定就拿它當個小水池,一償我種荷的夙願。 首先請來水電師傅用電鋸將老水塔破開,再來向省道旁荷花田的老農買連藕。買來的兩根蓮藕既乾且癟,和我們吃的白胖蓮藕大異其趣;雖然花農一直強調他的蓮藕「很勇」,但我還是存疑....。後來上網問人才知道,原來把荷當成經濟作物種植的話,是有分為「採蓮子」和「採蓮藕」兩個不同品種的,一般用來觀花的則屬採蓮子那一類 ( 因為蓮子長在蓮花裏嘛!),而它的蓮藕呈現乾癟狀是很正常的。 由於種荷必須用田土,賣我蓮藕的老闆表示我們可以到他的農地裡自行挖掘,於是隔天一早,我先生就心不甘情不願地被我派去出公差;不過載回來的四大箱土我必須自己弄到頂樓去。完成了舉步維艱的搬運工程後,接著要用鋤刀將結成塊狀的田土打鬆,拌上適量有機肥,然後就可以將蓮藕種下啦!但由於種下蓮藕的當時已是夏末,在時節上來說算是遲了,再加上初次種荷,對於類似土層高度、水層深度等等栽植的問題,還無法確定與掌握,所以 究竟能否在當年就看到荷花綻放,我實在全無信心,甚至於怕它連葉子都不長呢! 幸好那蓮藕的生命力相當旺盛,很快地新葉就一片片抽長出來了,初時浮在水面上,過幾日就挺水而出了,我夢想中「蓮葉何田田」的景象,已初步成型!但水裡清楚可見為數不少的田螺,我想應該是田土裡夾帶螺卵進來的關係;由於擔心新生的嫩葉會遭啃食,只好一隻隻抓除,但那也僅限於靠近水面的那些,至於藏在較深處的,我倒也不曾趕盡殺絕就是。 入秋後的某日,雖意外發現萌生了一隻花莖,但樣子顯然是先天不良;而就在它剛要開的時候,好死不死又來了個秋颱。等到風雨停歇我上樓照看時,只剩下瘦骨嶙峋的一根蓮蓬。待時序入冬後,荷葉也迅即枯萎,植株進入冬眠期;一將枯葉給剪除,整個池面便顯得空蕩蕩的,我只好放上一些水芙蓉,以及在溝渠裡撈的水草和大肚魚撐場面,讓池子不至於變成一灘死水,並期待來年開春荷花能再度甦醒......。 天氣一暖,荷葉果然沒讓我失望,率先掙出水面來報春;我趕緊讓水芙蓉功成身退,並放乾池水在土裡補充有機肥 ( 但因我先生把整包肥料都倒進去了,害得池水足足臭了兩個禮拜 );由於時節得宜的緣故,今年荷葉的生長規模比去年好很多,只是蟲蟲危機也更多;先是發現葉莖上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芽蟲,最慘的是,連夜盜蟲都聞風而至了 ( 我以前從不知道原來水生植物也有毛蟲吃! ) 。看著青綠漂亮的荷葉,全被啃得殘破不堪,心想難道真的是「蓮葉何『甜甜』」嗎,怎麼蟲蟲如此愛不釋口?只好央求先生高抬貴手幫忙抓蟲 ( 雖然他仍是老大不願意 ) 。 初夏時節,開始抽長出一隻隻的花莖,起初像是小楷毛筆般大小,後來花苞慢慢變大。約一週左右就可見花。花朵盛開時約比飯碗的碗口還大些,花謝後的蓮蓬也約有3、4公分直徑,不過比起露地栽植的荷花 ( 蓮蓬動輒10多公分 ) ,那可又是小巫見大巫了!算一算這整個花期中,我家的荷花,少說也陸陸續續開過二十來朵吧! 重陽節才剛過,天氣漸漸轉涼,這年比去年休息得早,頂樓小池裡已是一片「留得殘荷聽雨聲」的詩意,水芙蓉又重現江湖了。而以往對荷花情有獨鍾的我,終於開始考慮明年是否應該改種睡蓮?畢竟年紀漸長不應太過於偏執,而且睡蓮也滿美的嘛,最重要的是,睡蓮浮水的葉子應該不會有蟲吃,除非牠想淹死....。不過這也要實地種了才知道,因為,花花世界裡永遠藏著讓人意想不到的驚奇 ( 以及驚嚇 ) 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