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野女人家庭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哪裡來的「野女人」?
「野女人」其實出自成語「野人獻曝」,
只差這野人是個女的。
請諸位看倌不吝耐心多留步片刻,
來看看這個當代的女版野人,
究竟是要撒些什麼別開生面的野?


  • 303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園藝手記】小花立大功

當時在一戶人家用石頭砌築的圍籬下方,發現開了那麼一大片清新秀氣的橙黃小花後,便對它有了深刻的好印象。問人家:「那是什麼花?」得到的卻是個與它那清秀形象大相庭逕的土名號「豬母乳」( 台語 );原來這植物除了別有幾分「秀色」之外,確實也「可餐」呢!特別是早期台灣的養豬人家,多拿它們來充當豬飼料。這層認識,不但不損這娉婷小花在我心中的地位,反倒對它油生幾分敬重之意。後來終於知道它的正式名號叫「馬齒莧」,也叫「馬齒牡丹」。 ( 但究竟『馬齒莧』和『馬齒牡丹』是否有不同之處,我仍沒有搞清楚。) 開始整理頂樓準備種花時,我就打算要種「豬母乳」;有一回閒聊之間與婆家人提及,還被小叔與婆婆笑了。但沒過幾天,婆婆便拎了個塑膠袋來給我,裡面就是一些還帶著殘土的馬齒牡丹,婆婆說她在路邊野地挖的;我趕緊把它們種起來。那時差不多是三、四月間,幾株瘦長的馬齒牡丹雖然因著旺盛的生命力很快就精神了起來,但究竟還不成氣候,三三兩兩綠著,也不見什麼花。慢慢地時序入夏,我才發現這植物果真爭氣,雖未蒙我費心照料,小莖小葉倒是已長成了一大片,把同植一槽的蘆薈、鮮人掌幾乎掩過;而且花期長開得又多,雖非國色天香之輩,但正所謂「數大便是美」,那鮮黃的、桃紅的一朵朵,把個水泥為底、寶麗龍為槽的簡陋小園點綴得繽紛熱鬧,誰說不該記它大功一支? 但是孤陋寡聞如我,卻還不曾知道除了我原先種的、那種開碗狀小花的馬齒牡丹之外,它竟還有重瓣的品種。有一天我到隔壁鄰居家去,發現這一戶向來以節儉出名的殷實人家正在「撿菜」,地板上那一堆「蔬菜」,看來眼熟卻又完全是我不認得的,上頭甚至還綴著一朵朵白的、黃的、橙的小團花,我不禁在心底暗忖:「這能吃嗎....?」後來鄰家太太告訴我,那就是「豬母乳」,這才恍然大悟。鄰家太太說,挑「豬母乳」較嫩的莖葉部份,不必川燙直接清炒就是一道美味的野菜。我趕緊跟她要了幾枝莖條,打算拿回家扦插;而大約幾個禮拜過後,這些扦插的莖條便已發根長葉,而且不負我所望地開了一盆子花。重辦馬齒牡丹交疊的幾層花辦有些是同色,有些則同一朵花就有兩種以上的色彩;雖然比較起來,我還是私心偏愛清秀的單瓣馬齒牡丹,但它確也為小花園添了幾分新意與新色,更何況,這新意與新色還是從鄰居的餐桌上「搶救」下來的哩! 另外還有種跟馬齒牡丹有幾分神似的植物,叫「松葉牡丹」;它同樣也有著充滿水份的莖條、富含肉質的葉片,而且也同樣開小巧而大量的花朵。只不過它的葉片呈針狀近似松葉,馬齒牡丹的葉片則略呈橢圓狀近似馬齒;而這也正是它們命名的根據所在。不過我聽過幾個平素也愛種花蒔草的婆婆媽媽都稱它作「太陽花」,因為這植物有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特性,舉凡陰天、雨天或午後,只要日照稍一薄弱,它的開花狀態便會大打折扣。不過咱們台灣夏季多是晴朗炎熱的天候,也因此總可見到松葉牡丹鬧哄哄地開著,好像有永遠用不完的精力似的。 我的松葉牡丹是婆婆扦插好了拿來給我的,但當時也是只有幾隻短短的莖條且不見花,經過大半個春天,入夏後果然也枝繁葉茂、大鳴大放了起來。它的花朵重瓣得厲害,很像我們小時候用皺紋紙紮的那種小假花;特別有趣的是,有時一整盆粉紅色的花裡,會突然開出一朵或半朵深桃紅色的 (『 半朵 』指的是一朵花半邊是粉紅色,半邊則呈深桃紅色 ) ,十分醒目而突兀,彷彿在向世界宣告它的與眾不同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