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女人家庭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哪裡來的「野女人」?
「野女人」其實出自成語「野人獻曝」,
只差這野人是個女的。
請諸位看倌不吝耐心多留步片刻,
來看看這個當代的女版野人,
究竟是要撒些什麼別開生面的野?


  • 303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素顏歌仔戲卡拉,OK啦!

其實我的「戲夢人生」並非從兩年前才開始,早在十多年前唸大二的時候就參加過學校的「地方戲曲研究社」,跟素有「台灣第一苦旦」美譽的廖瓊枝老師學過戲。當時同社團的夥伴,現在不但有人在專業劇團裡擔任要職,還有人成了戲曲學校歌仔戲科的老師!只是當時我雖然很愛扯著嗓子放聲大唱歌仔戲曲調的感覺(可以一抒胸中之鬱壘,很爽),但因個性彆扭,不太敢作身段表演,終於在被自己的怯懦澈底打敗後,只學滿一期就摸摸鼻子黯然退出了。 本以為自己一輩子不可能再碰歌仔戲,沒想到多年後先生那位外省籍的、台語說不輪轉的、嫁給日本人的老闆娘竟瘋狂迷上了歌仔戲,並在公司各種聚會的場合強力拉人加入她們的「戲班」,就這樣,我又跟歌仔戲結下了不解之緣。 教戲的老師是蘭陽戲劇團的當家小生吳安琪小姐,她的年紀比我們班上任何一位學員都輕,但亦已有十五年以上的戲齡;人家都說她是屬於「祖師爺賞飯吃」那種天才型的藝人,我也這麼覺得。安琪老師小生扮得好沒話說,旦角的身段比劃起來可也一點不馬虎。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她是宜蘭歌仔戲界的大明星,在全省也擁有為數眾多的粉絲,但私底下卻是非常隨和的,也因此,咱們的課堂上總是充滿了老師與學生插科打諢、一搭一唱的笑聲。 我初加入這班時,其他的學員已經都上過好一陣子的課了,也因此我才沒上幾堂課,就聽得老師說要辦成果發表會的消息;說真的,當時第一個湧上心裡的念頭,就是「落跑」!不過因為老師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排定了每位學員演出的曲目,沒有什麼義正辭嚴的理由,「落跑」好像說不太過去,所以我也只好硬著頭皮混下去了! 第一次成果展在兩週左右的密集訓練下,總算是圓滿落幕了。這次是採取「基本唱腔、身段」的演出方式,沒有戲文、不梳妝也未著戲服,伴奏亦無現場樂師,僅以卡拉帶湊合,但對咱們這群學戲未久的歐巴桑而言,已經算是極艱鉅的任務了!還好,大家在「不要讓老師丟臉」的信念激勵下,都有不錯的表現。而我自己也意外發現,「欸,原來我也是可以上台比劃身段的喲!」 本文照片是我們班在2007年元月份第二次成果展的演出(第一次成果展的照片一時找不到),與第一次演出相較,同樣是沒梳妝也未著戲服,現場亦無樂師伴奏,但已以小折子的方式演出,也就是說有一點戲文了。我與櫻美搭檔演出生旦雙人水袖「春遊思君」,與秀女搭檔演出水袖加扇子身段的「艋舺雨」,並飾演小折子戲「唐伯虎點秋香」中後段的伯虎。這次演出不知為何,好像是我有史以來最緊張的一次,還好也挺過去了,沒出什麼大troubl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