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女人家庭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哪裡來的「野女人」?
「野女人」其實出自成語「野人獻曝」,
只差這野人是個女的。
請諸位看倌不吝耐心多留步片刻,
來看看這個當代的女版野人,
究竟是要撒些什麼別開生面的野?


  • 303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一次粉墨登場,可愛的咧!

其實嚴格說起來,這回實在不能算是我粉墨登場的處女秀,早在十多年前參加校內「地方戲曲研究社」時,就曾有過一次經驗。記得當時演出的劇碼是廖瓊枝老師版本的「陳三五娘」,大家看我唱得還不差,本來屬意我演出陳三,但當時身高近170,體重卻45公斤不到的我,自覺那紙片人似的體型實在沒有半點男子氣概,於是台步怎麼走怎麼心虛,便央求老師讓我改演別的。 後來大家答應讓我嘗試五娘的角色,但當時頭髮剪得極短、平日裝束多是一件草綠色短大衣加上一雙深綠色旅狐運動鞋(當時曾被同學的阿嬤誤以為我穿的是『兵仔鞋』)的我,又自認一點女人味也無,於是小碎步走起來又是彆扭到一個不行,後來只好決定演出陳三的書僮小軍。 小軍這角色是所謂的「囝仔生」(童生),也就是說我要扮的是個小孩……,這下問題又來了,原來飾演陳三的阿旺(阿旺現在可是蘭陽戲劇團的專業演員囉,我已要尊稱他『阿旺老師』了呢!)雖然是個真男人,但身高卻彷彿比我還稍矮一些,於是我又偏執地覺得「書僮長得比公子還高很怪」,自己跟自己過不去。 後來我把這疑慮告訴廖瓊枝老師,只聽得老師說,演戲一定得全心投入角色中,要「忘了我是誰」才行,她還舉自己為例,說像她雖然歲數已高,但仍不免受邀演出荳蔻年華的小姑娘,如果不「忘了我是誰」,那戲還怎麼「搬」下去?受廖老師此一開示,對我無疑是當頭棒喝、醍醐灌頂,於是便認份地學習並演出了小軍一角。一直到現在,廖老師的這番話對我仍十分受用,甚至現在班上幾位年紀較長的大姐,偶爾也發出「這麼老了還演小旦會被人笑」的慨嘆時,我都會把廖老師的說法拿出來跟大家分享。 好了,前事不提,現在來說說咱們歌仔戲研習班這首次的粉墨登場吧!巧的是,與十多年前一樣,我的角色還是「囝仔生」。我們演出的這齣戲,劇名叫「散播歌仔散播戲」(不過因為太『囉囉長』,我們都簡稱此劇為『春遊』),由我相當欣賞的劇作家林紋守小姐編劇。它並非一般才子佳人或忠孝節義之類的傳統劇,整齣戲也僅二十多分鐘的時間,它其實是一部專為推廣歌仔戲文化而創作的小品。戲中的角色也沒有名字,就是「小生」、「小旦」、「戲先生」,唯一有名字的就是我和麗雲姐,我是「四九」,她是「銀心」,不過這兩個名字可說是歌仔戲裡專給書僮或ㄚ鬟用的「菜市場名」,雖有代表性,也沒什麼個人特色便是。 到目前為止(包括跑龍套),算來我上過的戲妝共有六種左右,但私心最愛的卻是這個四九的扮相。雖然這齣戲至今已演過不只一次(除了成果展,也曾在南方澳南天宮野台演出,前陣子亦到社福館日間照顧中心表演給阿公阿嬤們看),但我希望日後還能再持續有演出的機會,因為連自己都覺得實在太可愛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