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野女人家庭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哪裡來的「野女人」?
「野女人」其實出自成語「野人獻曝」,
只差這野人是個女的。
請諸位看倌不吝耐心多留步片刻,
來看看這個當代的女版野人,
究竟是要撒些什麼別開生面的野?


  • 30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與「皮格」相依為命

皮格本來與我住在一個僅約二坪左右的出租房間,由於學長交代要餵牠吃嬰兒食品(當然是人類嬰兒吃的那種!),而嬰兒食品開罐後冷藏也僅能保存到第二天,一向小氣的我,竟因此大手筆地買了台二手小冰箱;房裡擺不下,還用鐵鍊栓在門外頭。或許就是因為這種誇張的行跡吸引了房東太太的注意吧,當她終於確定我房裡傳出貓叫聲後,便冷漠地說了句:「看妳是要搬家還是把貓丟掉?」我只好摸摸鼻子另尋住處了……。 後來搬到「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所」旁的一處溪谷邊,週遭環境很棒,就我住的那間小屋來說,一推開門,遠景是滿眼的翠綠山色,近處的石板地上渾然天成的擺了組石桌石椅,傍在一邊的是棵枝繁葉茂的樹,幾步之遙便有個小睡蓮池,拾級而下還有條水流淙淙的「尋夢溪」……(看倌別太羨慕!此地美則美矣,但生活可是多所不便:冬天既濕且冷;雨夜上廁所得打傘外出;特別是毛蟲多得不可勝數;我搬家時,還在塑膠衣櫥後面發現一張蛇的蛻皮哩!)。這樣天然的場所自是養貓的上選,皮格不但不用關在房內,還得以透過狩獵遊戲保有原始野性,我們人貓拍檔真可說是因禍得福。 皮格的山居生活雖享有充分的出入自由,但不知是否因為也安於接受人類的豢養,牠的日常作息竟已與貓科動物的夜行性有所庭逕,而跟我非常接近了。牠也是白天活動,在小屋附近閒蹓、捉蝶捕蟲(常見牠口裏叼著蝶翅,顧盼神飛地走著;但有次可能是被蜜蜂螫,臉腫得像豬頭)、回來吃吃東西(牠還是吃貓食,捉到的獵物只是用來戲耍的假想敵)、四處藏匿、小憩……。而晚間當我準備休息,牠也一定回房裡睡(通常牠會倦鳥知還,否則若我扯開嗓門大叫牠幾聲『皮格』,不管躲在哪裡,也多會即時現身)。或許在牠的認知裡,牠是在陪我,以盡牠身為家貓的一點義務吧?別不信,貓可是很驕傲的。 貓很驕傲,可也聰明,想外出時,皮格會以就是讓人聽得懂的喵喵聲,叫我幫牠開門;想進來時因為叫聲不易傳進屋內,牠就改用「動作派」的方式來表達。牠總是跳到紗窗上,用利爪勾住紗窗,像蜘蛛人一樣攀在上面,告知:「我回來了!」這時我便要去幫牠開門;一聽見開門聲,她便跳下紗窗,一溜煙鑽進屋內(但我還看過會自己開門的貓!畫家李永裕先生家的貓,會先跳到疊高的書堆上,然後自己搆住門把開門)。 謹遵獸醫師的建議,在皮格第一次發情之前,我就帶她去結紮了,至今還記得她被紅色塑膠繩五花大綁,昏死在手術台上面(麻醉之故),露出腹毛被剃光的肚子的可憐樣。醫師說,動物結紮之後,通常脾氣會變得溫和,體型也會變得較為肥胖;但皮格卻仍是精瘦精瘦的,也一樣個性十足,而且絕對沒有因為不經「貓事」而變得「性向不明」,因為牠似乎很喜歡住隔壁的一個藝術研究所的學長。 皮格總愛在午後時光,大剌剌地就跑到人家房裡去,或坐、或臥或閉目養神,簡直如入無人之境,也不管學長歡不歡迎牠這不速之客。有幾次我四處找貓,才發現我的貓又到隔壁串門子去了,而鄰家主人卻是一臉「天留我不留」的莫可奈何,真讓我當下就變成了額頭掛著三條黑線的櫻桃小丸子。說實在,我並沒做好敦親睦鄰的工作,和彼人全然不熟,愛貓卻哪裡不去,淨愛往人家家裡跑,這除了真是因為牠確實情有獨鍾外,還真難解釋得通呢! 後來有一天, 這向來僅止於點頭微笑的學長,忽然很急地跑到我門口喊:「喂,妳的貓和一條響尾蛇要打起來了!」待我衝到事發現場,雖已不見蛇,僅見皮格自己還神經兮兮地在虛張聲勢,但仍對學長的熱心通報充滿謝意;或許他也感受到皮格對他有份偏愛,所以也不能置皮格於不理吧!(但我事後跟朋友提起這事,有人說陽明山區並無響尾蛇,響尾蛇應該是出沒在沙漠地區的;所以我猜想和皮格對峙的那隻可能是眼鏡蛇,是學長太緊張說錯了)。 畢業後,我搬到永和去住,為了方便皮格活動,特地找到了一間位處巷子裏的平房住。基本上皮格的作息和山居時相同,一樣白天四處溜溜,晚上固定時間回來;只是週遭地形地貌大不相同,而開始成為上班族的主人,不在家的時間也變長了。然而承襲先前的絕佳默契,當我扯開嗓門喊牠幾聲「皮格」,不管是在巷子底,在人家陽台上,或者其它隱密不察的角落,牠總仍會即時現身,從不爽約。 但就在我們定居永和近一年時,牠卻有天再也沒回來了;我很傷心,因為我不知道牠不再回來,是否出於牠的自由意志。我大哭一場,並安慰自己「這一定是皮格自己下的決定」。我願意被貓拋棄,我不願意牠是因為任何原因而有家歸不得。 (由於年代久遠,手邊並無『皮格』的照片,故以女兒從心畫的貓充當插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