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野女人家庭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哪裡來的「野女人」?
「野女人」其實出自成語「野人獻曝」,
只差這野人是個女的。
請諸位看倌不吝耐心多留步片刻,
來看看這個當代的女版野人,
究竟是要撒些什麼別開生面的野?


  • 30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懷念「罔市」

我剛認識先生時,「罔市」還是體型袖珍的幼犬,時間一晃六、七年,也算看著牠一路成長,長成了我很喜歡的,精瘦而矯健的模樣。看著牠,常會使我聯想起杜甫描寫好馬的詩句:「竹批雙耳駿,風入四蹄輕」。又「罔市」特愛四腳朝天躺著讓人搔脖子及肚子,有時我們在公司附近的田間小路散步,牠也常會自己跟來,若牠腳程太快脫了隊,還會停下來等我們。 早年先生公司除了「罔市」以及偶爾從家裡來的「明白」之外,還另有一隻黃桑養的公狗叫「諾拉」(日語發音,好像是『雜種』的意思?)。諾拉是隻黃狗,體型大約像拉不拉多那麼大,在我看來,牠也是隻美狗;我覺得「諾拉」的臉孔長得有些神似獅子,特別那嘴角彎成的弧度像是永遠在笑。不過可別被牠無害的外表給騙了,「諾拉」不僅會到公司附近的農舍獵殺人家養的雞,也有過多次咬人的不良記錄,而且「動口」的對象通常鎖定來洽公的包商、郵差或快遞員之類(對於熟人甚至小孩牠倒是十分友善),「動口」的部位則以人家的屁股為其最愛。就是因為如此,結果牠總是被栓住,不能像「罔市」一樣到處自由蹓達了。 後來隨著牠主人黃桑的離職,「諾拉」就遷居到天母當城市狗去了,不久後還聽見拜訪黃桑回來的友人說,「諾拉」不但一樣會咬人,比起過去甚至於有過之而無不及呢!然而在那之後,又經過了這麼多年,想來現在牠也已是「狗瑞」一條,應該兇不起來了吧?而繼「諾拉」之後,「明白」也跟著主人久恆先生回了日本,「罔市」便成為公司碩果僅存的狗元老了。 但大約三年多前的某一天,「罔市」卻毫無預警地死去了,大家都猜牠可能是吃到什麼不該吃的東西中了毒。當時我就為沒有留下「罔市」的照片而覺得十分懊惱。不料在罔市死去的幾個月後,我們竟在小孩之前拍著好玩的照片中,發現了罔市的留影,而且還誤打誤撞拍得不錯,總算有些讓我們可以懷念「罔市」的憑藉了。 雖然我的心腸似乎有些因為年紀越來越大而變硬的趨勢(或者是越來越瞭解『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的真諦?),不過我相信我不會忘記「罔市」的。可愛的小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