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野女人家庭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哪裡來的「野女人」?
「野女人」其實出自成語「野人獻曝」,
只差這野人是個女的。
請諸位看倌不吝耐心多留步片刻,
來看看這個當代的女版野人,
究竟是要撒些什麼別開生面的野?


  • 30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走入荒野】向人厭槐葉蘋下戰帖

常往雙連埤跑,或帶活動、或做調查的賴建忠老師,早在2005年10月底,就常常耳提面命地提醒,說是雙連埤湖域近來發現了一些人厭槐葉蘋,要我幫忙動員人手去清除它們,否則一待其無節制地蔓延開後,處理起來就會格外棘手了。 人厭槐葉蘋這東西顧名思義,是相當討人厭的一種外來種水生植物。但說真格的,它既沒有叫人作嘔的長相,亦無令人掩鼻之異香,何以會讓人聞之色變,欲除之而後快呢?實在是由於它的繁殖力太過驚人,兼且在台灣無甚天敵,以至於往往一發不可收拾,鳩佔鵲巢、唯我獨尊,進而造成整個水生生態體系的毀滅!國內的知名蕨類專家牟善傑先生,就曾在「自然保育季刊」中指出:「人厭槐葉蘋是世界上危害最烈的兩種水生植物之一」(另一種是布袋蓮),由此可見其惡名昭彰之一斑。 當邱錦和老師團隊,在11月底完成了階段性的雙連埤調查工作後,關於清除雙連埤人厭槐葉蘋一案,便於焉展開。本來賴老師計劃除動員宜蘭分會的義工夥伴們幫忙外,並號召宜蘭社區大學兩校區的志工隊前赴協助。然而後來得知,雙連埤湖域上的人厭槐葉蘋現階段僅延著岸邊一帶蔓延,由於受到一塊類似半島地型的草陂阻隔,還好尚未往湖域中心肆虐,在清除上,也因不用下至水域較深處,而變得簡易許多,於是我們靈機一動──何不邀請小朋友一齊投入這「除害」的工作?再加上家長大朋友們的襄助,則不但能藉此機會提升學童對溼地保育工作之認識,亦能增進親子間的良好互動呢! 2005年12月17日一早,包括荒野宜蘭分會講師、義工群,以及來自慈心小學的大小朋友近60人,一群人浩浩蕩蕩集合在雙連埤生態教室後空地。相對於湖域,這裡是個遍覽雙連埤全景的高點,邱錦和老師不經吆喝,話匣一輕開,馬上吸引了所有人向他靠來,並跟著遠眺那在群山環抱下的,安靜如仍在沉睡中的美麗的雙連埤。 邱老師為大家介紹雙連埤的整體環境,他說,雙連埤顧名思義,是由大小雙潭組成的一個天然堰塞湖,當地人稱為上下埤,因為兩埤相通而得名,雖目前下埤已淤積成泥沼地,僅上埤保有水源,但仍無損它的美。人稱雙連埤為國寶級溼地,確乎不是浪得虛名,經調查,當地的水生植物種類可是居全台溼地之冠,其中更包括了水社柳、田蔥、野菱、蒪菜……等稀有種。但前陣子因地主執意開發,在湖域內放養了上萬條草魚,導致許多珍稀水生植物遭啃食殆盡。幸而在農委會與縣政府的努力下,逐漸克服了土地徵收的問題,目前雙連埤地區已經農委會公告為「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物種調查與復育工作亦隨之持續進行中,只是不知還要投入多少人力補強、歷經多少歲月洗禮,才能有效恢復原貌? 經邱老師一番解說,大家對今天任務的重要性就更瞭然於胸了。接著,老師帶領大家漸次往湖域區移動。一路上我們撥開比人還高、挺著絨白花穗的白背芒前行,對於部份久違山林的夥伴而言,可說是野趣十足。沿途上雖未刻意搜尋,卻仍時時可見色澤宛如璀璨寶石的藍金花蟲。路經珍稀植物生長區域,邱老師還特別停下為我們介紹各色平日難得一見的寶貝:有現今在中國大陸年產值上億元的蓴菜、果實像張可愛小丑臉的野菱以及雌雄異株、花色金黃討喜的水社柳……等,大家都聽得興味盎然,相機快門也忍不住又多按了幾下。 到達今天清除工作的定點後,老師們首先教大家辨識人厭槐葉蘋與原生種槐葉蘋的相異之處(可不能錯殺好人嘛),緊接著搬出一箱箱尺碼齊全的沼澤褲,大家換裝完畢後,便是各路英雄好漢下水大展身手的時間了!只見一個個漁家打扮的大小朋友泡在泥水裡,有的用竹耙子將直徑範圍內的人厭槐葉蘋一一收攏、有的乾脆徒手將俯身可及的人厭槐葉蘋一一填箱,至於那些沒搶到沼澤褲穿的人,便在岸邊負責一趟趟接駁的工作──將水裡收集來的一箱箱人厭槐葉蘋,抬至附近乾躁處倒出曝曬,再將空箱搬回重覆使用。大家各司其職,個個都忙得好開心。 就在人厭槐葉蘋清除工作進行得如火如荼的同時,卻又時時可聞得這邊那邊爆出一聲聲驚呼: 「哇,有梭德氏赤蛙!」 「你們看,是澤蛙耶!」 「是赤尾青竹絲!牠的顏色真美。」 「什麼?竟然有巴西龜?八成是被棄養的。我看看……,牠是公的喲!」 對於這些因為我們到訪而受驚動的生物,大家雖難免駐足圍觀讚嘆一番,但將之放歸原生長的湖域,是必然的。只除了那隻始終縮頭縮尾的小烏龜,因為是外來種,本不該在此地現身,於是託一位對之愛不釋手的小朋友,帶回家裡好好養顧了。清除人厭槐葉蘋的工作持續至近午,原本一片綠茸茸的水面,變得十分清爽,本次活動的階段性任務,亦可宣佈大功告成了!只是仍有一些隱匿在雜草叢中極深處,單憑輕裝備實在不易一一除盡的漏網之「蘋」,恐怕難免要演出春風吹又生的續集了。於是我們相約,來年暮春三月時分,大夥再來跟這些難纏的人厭槐葉蘋挑戰一回!倘若嫌不過癮,日頭赤炎炎的暑假,還可以一起跳到冷埤那冷吱吱的水裡去清除水禾(這又是另一號生態殺手了),屆時保證你暑氣全消、涼透心脾,同時還能帶著滿腦子新見聞與一肚子成就感回家呢!(本文攝影/蕭玉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