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女人家庭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哪裡來的「野女人」?
「野女人」其實出自成語「野人獻曝」,
只差這野人是個女的。
請諸位看倌不吝耐心多留步片刻,
來看看這個當代的女版野人,
究竟是要撒些什麼別開生面的野?


  • 303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再見!4010,我可愛的馬……

但現在我要說的,不是貸款這回事,也不是新車YARIS,而是關於在買新車之前,曾經陪我走過一段的「4010」的一些小故事。「4010」系出TOYOTA Exsior,是公公在1997年買的第一部車,而當年正巧我也進了陳家門成為「南方澳媳婦」。不知是否因為如此,我對「4010」特有一份親切感;至今我仍清楚記得,小叔在婆婆家門口獨力幫「4010」換皮椅套的情景。 當年公公一位好友的兒子在TOYOTA賣車,「4010」就是跟他買的,聽說連同所有規費在內,總共花了八十多萬元,但什麼應有的贈品與「殺必死」(service)一概付之闕如;也因此那還算穩重大方的車型,配來的竟是一副醜不拉譏的廉價花布椅套,任誰都看不下去(於是才有後來小叔幫它換皮椅套的事)。至於那位賣車的先生,從此便落了大家「不會做人」的口實,據聞他後來工作和感情路都走得不是很順,這又難免讓我聯想到是與他「不會做人」有關。唉喲,自忖也是屬於不怎麼會做人的這一型,人言可畏之車鑑在前,還真是不得不慎哪……。 當「4010」還是亮晃晃的新車的時候,先生開的是一輛車齡十年左右的福特天王星,冬雨連綿的季節,它的椅墊便永遠是溼的,總使我每次搭車都如坐針氈,於是先生若偶爾跟公公借得「4010」來開,我便覺得自己是最享受的乘客。後來經我一再催促,先生總算買了輛三菱FREECA,雖然暫時免卻了搭「水車」之苦,但在我學會開車之後,又老覺得這輛FREECA油門緊得很,還是「4010」來得輕巧好開,擁有電視汽車廣告片裡常說的「駕駛樂趣」。 然而隨著時光流逝,「4010」也慢慢顯現出一些老態,它最常出的毛病,就是冷氣故障。說到「4010」冷氣故障的頻繁程度,不僅我要搖頭,更可憐的是修車廠的老闆都差點要跪地求饒了。它曾經一個月進廠修了四次左右的冷氣,每回修車廠的老闆都信誓旦旦地表示「這次妥當了!」,但它就是有本事讓人家一再漏氣,漏氣到最後修理好了都不敢再收費。而除了冷氣之外,它的煞車也一直不是那麼「利」,雖然經過多次檢查都確定那是正常無虞的,但後來終於在小叔「油門太輕、煞車不夠『利』的車子不太適合老人家開」的主張下,公公又買了另一輛福特MONDEO,而「4010」至此便正式成了我的車! 住在南方澳這種生活機能不是那麼完備的小地方,沒有一輛「自家用」常會令人有寸步難行之槪;「4010」在全然歸我之後,除了生活上的方便性顯著提升外,個人人生的寬度、廣度、自由度……,更無疑是大大地拓展了。我曾開著它上下課、上下班、接送小孩放學;也曾開著它去看表演、聽演講、參與各式活動。有朋自遠方來時,也不擔心先生另有公事在身無法奉陪,「一台車凸歸宜蘭」,我自己一個也辦得到。(其實這話有點誇張,我目前恐怕還無『一台車凸歸宜蘭』的本事啦,原因不外以下兩點:一、我是路癡,很多地方知道在哪但走不到;二、技術太爛,需要上山下海那種路況的我不敢碰。) 在「4010」與我為伴的這一段時光裡,還發生過幾樁令人難忘的小插曲。其一是行進中車子水箱破掉,整個車頭煙霧瀰漫到猶如置身仙境,但我這個烏龍駕駛人卻渾然未覺,還以為是下雨天水氣氤氳的關係。即至快達目的地時,才不小心瞥見儀表板上引擎溫度指數已HIGH到快破表,趕快路邊停車打電話求救(打電話時人閃得遠遠的,就怕車子爆炸啊!)。還好當時有一位在路邊擺攤賣桶仔雞的大哥,非常熱心地幫我汲水來讓車子降溫,等到車子「冷靜」下來之後,再在水箱中灌滿水,並建議我盡速開到附近的修車廠換水箱。這位及時現身出手相助的桶仔雞大哥,真有如古代的俠義之士,令人至今感念。「雖然我不認識你,(也沒吃過你的桶仔雞),但是我謝謝你!」 再一件,就是某天收到一張來自三峽警局的、「特定路段行駛中未開大燈」的罰單,正納悶自己什麼時候跑到三峽去過?瞄一眼那張所謂的「違規採證」照片,更又讓我差點吐血:「喂!我的深藍色『4010』怎麼變成全白的福特車了?」當下心中第一個念頭是碰上詐騙集團了(『可惡!竟連交通罰單都仿造!』),所以根本不想理睬,但最終還是在一點點擔心與一些些好奇的驅使下,打了電話到監理站詳查;不料一經詢問,竟說這樁違規事件是確實存在的!這可急得我趕緊備妥行照,並多角度拍攝「4010」帶車牌的照片以為佐証,跑到監理站「擊鼓鳴冤」去!還好監理站後來終於還我「4010」清白,三峽警局也寄來公文一封表示「本案……係由台北縣政府警察局委外……掣單舉發,該公司一時不查,誤植本案車號為HT-4010,正確為HY-4010,致造成民眾困擾……,為避免爭議與民怨應予免罰……」云云。不過雖然「陳冤昭雪」,但對於三峽警局的這封公文,我可是大有意見;其一,其陳述之內容頗有推諉責任之嫌(全推到外包公司頭上)。其二:那照片上的車牌明明白白就是HT-4010(監理站人員還拿出放大鏡看過),怎麼會是「誤植」?「誤植」在哪裡?誰「誤植」的?怎麼個「誤植」法?(至今我仍認為有人變造車牌的可能性比較大)。第三:喂!我「人在家中坐」,無端「罰單天上來」,本來就是沒天理的事,竟還說「應予免罰」是「為避免爭議與民怨」,這口氣未免也太官僚了吧!其實我還覺得我應該可以提出「國家賠償」的哪!(『名譽受損」』、『精神折磨』再加上往返監理站陳情的車馬費……。) 今年(2008)三月,車齡已超過十年的「4010」,終於在我換新車YARIS當天,賣給了二手車商。交車前我特別央請那位二手車商幫我們拍照留念,畢竟它曾陪我走過這麼許多路、經歷過許多事……,而日後除非在路上不期而遇(這機率太低),否則自此一別就難再相見了。突然感覺到,自己竟然難以抑扼地油然生出了一種,關於台語歌「可愛的馬」中,那個賣馬主人的心情……。 作陣也已經五年 今日也著愛分開 手摸著心愛的馬呦 不覺珠淚滴 啊~ 啊~ 可愛的馬呀 乖乖聽人嘴 可愛的馬呀 不通流珠淚啊 啊~不通流珠淚 阮也猶原不甘離開 心頭像針塊威 彼日也伴阮跑過 對面彼屏小山崙 想起來像在面前 引人心憂悶 啊~ 啊~ 可愛的馬呀 時常卡溫順 可愛的馬呀 時常思念阮 啊~時常思念阮 原諒阮也為著生活 賣你來換飯吞 日頭也將近落西 不甘也著放伊去 依賴著新的主人 不通心傷悲 啊~ 啊~ 可愛的馬啊 忍耐過日子 可愛的馬啊 不通心稀微 啊~不通心稀微 你若有聽人教示 人總會疼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