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女人家庭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哪裡來的「野女人」?
「野女人」其實出自成語「野人獻曝」,
只差這野人是個女的。
請諸位看倌不吝耐心多留步片刻,
來看看這個當代的女版野人,
究竟是要撒些什麼別開生面的野?


  • 303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紈袴子弟」扮相:我是師奶殺手?!

這天我們一行人受邀至宜蘭縣社福館的老人日間照顧中心「松柏居」,與現場阿公阿嬤們唱戲同樂。其實到「松柏居」來,這已經是第二次,之前來的時候,我們並未粉墨登場,僅穿著白T恤制服、黑色武功褲就上陣;所幸阿公阿嬤們並未計較,大家還是都看得很盡興、很開心。而為了表示誠意,並展現咱歌仔戲研習班的表演功力確實有所提升,這次我們除了「大手筆」請來專業老師幫忙梳妝打扮,在節目的安排上,也比往日更為活潑多樣,除了歌仔戲唱段之外,甚至還加上了黃梅調「戲鳳」的演出。而我之所以會換上這套「紈袴子弟」的小生戲服,就是因為扮「戲鳳」中那個微服出巡的皇帝朱德正之故。 表演當天,除了咱歌仔戲研習班的成員個個粉墨登場,阿公阿嬤們也都戴上各式以厚紙板、羽毛、毛根、金蔥線……等材料自製的帽飾及面具,並圍上彩色塑膠繩做成的「夏威夷草裙」來同歡,現場整個氣氛PARTY極了!而由於「松柏居」主管薛姐無遠弗屆的好人脈,當天宜蘭地區的新聞記者亦來了不少,除了電子媒體、數家報社之外,聽說還有廣播電台現場直播呢!當天晚上,我果然也在宜蘭地方電視台上看見我和世玉、麗雲姐的「春遊」演出片段,以及大家穿著古裝與阿公阿嬤們一起「帶動唱」的有趣畫面。 表演結束後,由我代表接受「松柏居」阿公阿嬤們致贈的一個紅包,禮輕情意重,我們都感念在心。離去前,有阿公央請我讓他摸摸手(他說我是『勁水ㄟ查某囝仔』──不過我有自知之明,這純粹是梳妝打扮後造成的假象啦!),也有阿嬤要求與我這個「俊俏的小生」合照……,一時之間,還差點以為自己真的變成「歐吉桑殺手」或「師奶殺手」了咧! 前陣子去幫蘭陽戲劇團新戲「紅絲錯」跑龍套,演一個在大街上閒晃看熱鬧的路人甲,沒想到就這麼有緣,服裝老師翻出來要我換上的戲服,恰好就是在「松柏居」扮皇帝時穿的同一套!呵呵,皇帝竟和路人甲「撞衫」,這真讓我當場變成小丸子,臉上劃下三條黑線、流下斗大汗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