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野女人家庭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哪裡來的「野女人」?
「野女人」其實出自成語「野人獻曝」,
只差這野人是個女的。
請諸位看倌不吝耐心多留步片刻,
來看看這個當代的女版野人,
究竟是要撒些什麼別開生面的野?


  • 30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懸疑小說與「歐巴桑」習氣

最近偶爾會想,關於「閱讀」這件事的意義。也許因為年紀的關係,現在看書常常是「一目十行,過目即忘」,既然搞到最後往往如一場春夢了無痕,那麼何必要讀?後來我又想,也許是自小被教育「讀書」等於「功名」,才會如此執著於讀書必要有其「實用性」這回事,但話說回來離開校園都已近二十年,離開職場也十五年有餘,我的人生與「功名」這東西沾上邊的可能性已是微乎其微,更何況現在看的不過都是些無關乎經世濟民的「閒書」,記不得又如何?看推理小說若硬要講究「實用性」,難不成叫我真去殺個誰?所以結論是,只求看書的當下心情愉快,就是我現在閱讀的意義。 無意在此評論《失控的邏輯課》這本書(做評論很難呀,也需要一顆我缺乏的清醒的腦袋),只是有些閱讀之後的失落感要抒發一下。這種失落感可能有一小部份來自謎底揭曉後那種「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的悵然,但我想大部份可能來自閱讀時「癢處沒有被搔到」的、不爽利的感覺。 它的故事不精采?不算不。它的情節不緊湊?不至於。劇情中「謎」的元素不夠豐富?不,夠了。它的情節鋪排不太合邏輯,以至於無法說服讀者?不,不會!不夠聰明如我者倒是很容易被說服的。(從頭到尾我只發現作者說主角三人某晚掏光口袋湊足六十五美元去住了汽車旅館,隔天早上竟還有錢去餐館吃早餐這一微不足道、無傷大雅的破綻。) 我的失落來自於「這些我都看過了」。不,不是故事內容的雷同;劇情、人物、地點甚至空氣的氛圍都是新的,只是因為幾年來看過一些推理小說,已經漸漸知悉並習慣某一些模式,像是讓謎層出不窮、互相牽制的手法,而那些,正是以前最能讓我感到出奇驚喜的東西。而現在,它們沒那麼新鮮了,更何況,《失控的邏輯課》還把它們著墨太重、音量開得太喧囂。或許我需要的是更純粹、更冷靜的本格推理? 所以原非《失控的邏輯課》之罪,或許十年前看它,我會拍案叫絕也不一定,而當時讓我「驚為天書」的那些大作,可能現在再讀也會覺得不過爾爾?(不知道耶,因為推理小說通常很少會看第二次的。) 呵,常覺得身邊一些「歐巴桑」級的熟女,總自認為見多識廣,凡事都「沒什麼了不起」,真的很難取悅。今天看完這書,糟糕!竟發現自己不知何時也沾染了幾分「歐巴桑」習氣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