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女人家庭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哪裡來的「野女人」?
「野女人」其實出自成語「野人獻曝」,
只差這野人是個女的。
請諸位看倌不吝耐心多留步片刻,
來看看這個當代的女版野人,
究竟是要撒些什麼別開生面的野?


  • 303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梳妝真「厚工」,上台五分鐘

幾週前安琪老師打電話來,說是有一個短短的演出,想找世玉、秀女和我幫忙,由於我是第二位被告知的人,在老師「世玉已經答應了」的表態下,就算對這次表演的緣由、內容、性質都還在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狀態,為了不讓人覺得自己很難搞,便也故作輕鬆地答應了。 排定演出後,我們各忙各的,竟都沒抽空確認一下要表演的東西,更遑論聚在一起排戲;就這樣茍且過了大約兩個禮拜,眼見隔天就得粉墨登台,這下三人才趕緊相約到秀女家臨時抱佛腳一番! 我們要演出的原來是《陳三五娘》中林大錯抱豬哥姆,然後兩人互相吐槽答嘴鼓的那段。世玉(林大)和秀女(豬哥姆)是主角,飾演家僮的我不過是在一旁「ㄌㄚˇ豬屎」的小咖,不過還好也因為這樣,我才感覺壓力不那麼大。 說起世玉和秀女兩人,真的是演丑角的天才;由於她們平常講話應對就很搞笑兼且戲劇張力十足,所以只要把「本性」發揮出來即可完美詮釋角色;倒是我,既死板又彆扭,丑角對我而言真是高難度的挑戰,所以我想我還是適合演那種ㄍㄧㄥ ㄍㄧㄥ的小生囉! 說是排練,也沒正經弄過幾回,尤其是配樂還沒拿到,演起來總感覺乾乾的。結果一整個下午的時間大半都在聊天。唉,早料到和這兩個女人湊在一起,必定會是這樣的結果。 演出當天中午在鎮公所集合準備梳妝,一到現場才發現這次名為「社區友好文化節」的活動,聲勢竟然頗為浩大;參與演出的團隊共計十五組左右,其中包括樂器演奏、各式舞蹈……等,每個團隊動員的人數都不少,看來好像就屬我們這組最勢單力薄。但也由於演出團隊多,每個節目大概都只分配到5至10分鐘的時間;於是當我們專屬的兩位梳妝老師前來,正準備大展身手幫我們「變臉」的時候,我們都十分客氣地提醒:「老師啊,青菜畫一畫就好啦,反正我們也才上台5分鐘啦!」 只是這兩位梳妝老師不但專業同時十分敬業,雖然明知這戲妝的亮相將猶如曇花一現,卻仍一筆一畫絲毫不馬虎地幫我們打理;總計三個人從頭到腳全弄好,大約得花上一個半小時左右的時間。在化妝的時候,雖然我對老師的認真心懷感激,但說實在卻也同時巴望她們真的隨便畫畫就好,因為我想若能快點結束,還可以爭取時間想一下,剛出場時搭配【茶花女】那曲調,到底要做些什麼動作才好。 各位看倌,冤枉啊,別以為我是混到臨上台前才要開始背台詞、想動作的那種人,實在是安琪老師幫我們準備的配樂,跟原劇本裡的大不相同啊!本來出場是由林大獨唱一段短短的【緊疊仔】,【緊疊仔】熱鬧的曲式也正合適林大與家僮兩人的痞樣,誰知臨演出前才拿到的這張配樂CD中,竟以陳三、五娘出場時配的【茶花女】取代了【緊疊仔】!別說歌詞搭不上、動作得重新安排,光論「氣質」這回事,也是大大的不對盤! 為什麼臨時出這種狀況?由於安琪老師人在台北演出不克現身,帶話的人僅輕描淡寫地轉達說是老師錄音時一時找不到【緊疊仔】,而時間又緊迫,於是就……。唉,怎麼說?或許是老師故意要考驗考驗我們隨機應變的功力?我只能感謝她真的太看得起我們囉! 眼看上台時間將屆,在想破頭仍無計可施的狀況下,我們終於決定將原來陳三、五娘的唱詞改改湊湊一番上場;本來這次演出我只須講口白即可,也因此變成得唱上兩句。世玉什麼都好,就是常有忘詞的習慣,這回臨時換歌唱,而且還「囉囉長」,真耽心她在台上凸槌我也跟著傻掉。還好她頗有自知之明,只見她不慌不忙地把歌詞抄在手掌上,便馬上拾回了躊躇滿志的自信。 表演的舞台搭在羅東中山公園前,不知是大家都太閒或怎麼的,這天人潮竟然出乎意料的多。話說當我們還在鎮公所裡梳妝的時候,忽見有個男生跑來沒頭沒腦地問:「這裡有一位『愛玉』小姐嗎?」後來才搞清楚原來是世玉的網友慕名找上門來和她相認。世玉接著還向我透露,說今天這場子裡的觀眾中,她的網友可不只這一位。呵呵,果然是部落格人氣王,習慣低調的我只有甘拜下風的份囉! 或許是有這些熱情網友的支持,世玉這次的表演可說是無懈可擊,據說完全看不出唱歌的時候有偷看小抄!秀女臨場反應的功力也精進不少,還自編一段新詞吃了來出席活動的縣長的老豆腐,把縣長逗得笑咪咪的。我則託了她們兩位的福,演得還算穩當,就這樣雖然上台只有大約5分鐘的時間,下台後倒也頗有些淋漓盡致的暢快感。 當然淋漓盡致的不只有心情啦,像肉粽一樣被包起來,一身戲服也早就淋漓盡「濕」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