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野女人家庭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哪裡來的「野女人」?
「野女人」其實出自成語「野人獻曝」,
只差這野人是個女的。
請諸位看倌不吝耐心多留步片刻,
來看看這個當代的女版野人,
究竟是要撒些什麼別開生面的野?


  • 303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搶拍巾著網漁船作業實景之海上雪恥記

當時我自恃一生不曾暈過車,要搭的又是觀光用的賞鯨船(在賞鯨船上記錄漁船作業情形),便鐵齒地認定「老聽漁民們講『暈船』這回事有多麼厲害,應該是傳說的成份居多吧,發生在我身上?不太可能……。」結果沒想到不但暈的七葷八素,還吐到五臟六腑幾乎移位,真是糗斃了!也因此這回一聽說又有機會出海,全身細胞馬上處於高度警戒的狀態,絕不敢再嘻皮笑臉等閒視之……。 但終究我還是不怕死地答應了出海的邀約。只是這回早早跑了趟藥局,請藥劑師幫忙配了一副「超級」暈車藥,並掌握最佳時機吞服而下,絕不敢再像上次一樣不但沒吃暈車藥,還超白目地帶了鉤針毛線上船做手工打發時間(到達漁場單程約需一個半小時)。這次我輕裝簡行,帶的不過是一份壯士斷腕的決心!至於剩下的一切,唉,就交給上蒼去安排了……。 不料一上船,我馬上發現自己竟然像是上了「賊船」一般,然而船已離岸漸行漸遠,我要後悔也來不及了!原來吾人思慮不周,竟忘了現在正是東北季風肆虐的時節,海上浪濤可謂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在船上,根本連站都站不穩,更遑論每一次船身從浪頭摔跌下來時,心臟便幾乎要從喉嚨裡爆跳而出!腦子裡盤旋著「完了,上次風平浪靜,我就已經暈吐得差點要了命,這回海象不佳,必定是慘上十倍,看來再強的暈車藥恐怕也沒效了……。」的念頭,臉上則盡是一副大義凜然、隨時準備受死的悲壯表情。 還好同行中一位蘇澳海事學校退休的賴西安老師有相當豐富的行船經驗,他教我要踮著腳尖站,好讓腳跟與地面保持一塊可吸震的彈性空間,才不會隨著船身「開高走高、開低走低」,久久不能自己。感謝賴老師即時的指導,讓我彷如快溺死的人忽然攀著了一根浮木一般,總算有了一線生機。雖然還是得慢慢適應,過了一陣子之後,竟也感覺整個人已穩定下來。特別是在漁船駛達定點開始下網作業之際,也因為隨著大家一陣搶拍、注意力轉移之故,而幾乎完全忘了有所謂「暈船」兩字的存在。 「巾著網」曾是南方澳漁港最興盛的漁法之一;民國五十年代,來自全台各地的「賺吃人」麇集於南方澳討海謀生,使得這兒的人口密度曾一度高居世界之冠,就與巾著網漁法的大為風行脫不了關係。只是隨著漁法的日新月異,南方澳的巾著網漁船已自極盛時期的228組(每組兩艘,228組共計近五百艘船左右)急速削減,目前整個漁港內僅兩組碩果僅存;而其中的「新勝福」號,就是這天配合記錄片拍攝的船隻。 早年南方澳的巾著網漁船,大多是以鯖魚及烏魚為其最主要的兩大漁獲,但因近來以鯖魚為捕獲對象的新興漁法大行其道,巾著網已失去競爭力,所以每逢歲末、一年僅一度的捕烏魚績效,便成為巾著網漁船當年度論經營成敗的指標。聽說今年烏魚漁訊狀況與往年有異,原本幾乎已固定在台灣中南部一帶海域的漁場,竟北遷至南方澳門口的北方澳附近。漁民不必出遠門,就可以抓它個滿載而歸,聽說「新勝福」號在短短三周左右的漁訊期內,就有了一千萬左右台幣的收益呢! 巾著網漁船的圍網作業方式我之前僅曾看過圖片說明,這回出海還是頭一次親眼見識到。雖然只是為了協助記錄片拍攝,「表演秀」的性質濃厚,但頗大一張網隨意扔下海,倒也多多少少有些魚兒入袋。本日漁獲計有鰆魚、肥煙(鰹魚)、白鯧……等,隨漁船入港後,我們還跟「新勝福」船長A了幾條,並隨即驅車前往附近海產店,請店家簡單料理上桌。天哪,那清蒸鰆魚的美味實在是令人感動哪! 這趟出海,我不但開了眼界、吃了美食,最大的收穫,可說是重拾本已被徹底打垮的自信,一雪之前吐翻過去的恥辱了!之後若還有跟船的機會,我一定會爽快答應的。只要那方「超級暈車藥」隨身備妥,並算準最佳時機一仰而盡,應該……應該就不會再出狀況了吧?大海,你就儘管放……「浪」過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