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野女人家庭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哪裡來的「野女人」?
「野女人」其實出自成語「野人獻曝」,
只差這野人是個女的。
請諸位看倌不吝耐心多留步片刻,
來看看這個當代的女版野人,
究竟是要撒些什麼別開生面的野?


  • 303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幾條擦手巾,我失而復得的記憶

當時買的那些擦手巾,都是慈心家長手工社的社員們做的;我除了喜歡,心下當然還有說不出的羨慕。問了幾個與手工社相熟的朋友,她們幾乎是異口同聲地、一派雲淡風輕地回答:「那個擦手巾啊?作法很簡單喔,妳可以到手工社來學......。」而後來,吾人終於也在這「自己做它個幾條擦手巾」的動力驅使下,厚顏地加入了手工社......。 剛學會基本鉤針技法的那陣子,我非常勤快地做了好幾條擦手巾,除了可將先前買的那些汰換掉(有些以淺色毛巾製作的擦手巾,用久了常會留下洗不乾淨的污漬),也分送給了婆婆和小姑。當時心想這擦手巾作法不難,吾人又做得如此熟練,這技法自然從此就應當變成我的「良知良能」一般,該是永遠不會遺忘、永遠不會丟失的吧?...... 沒想到才經過一年多,當我逛HOLA看到兩條漂亮毛巾,心想再來做它個幾條擦手巾的時候,竟然腦袋一片空白,全然忘了該怎麼下手?類似這種情形,已不是第一次發生,隨著年齡的增長,手藝不但學得慢、忘得快,某些自以為已滾瓜爛熟之事,竟常在一夕之間便像得了失憶症般一點印象也無!真的,真的很可怕,可怕到了極點......。 由於對這種情形深深感到惶恐,我更堅持非得把這丟失的手藝給找回來不可。於是打電話給當年同時學做擦手巾的曉微,請她再教我一次。不料有這種「健忘症頭」的人,竟然不只我一個,曉微說她也忘得差不多了!不過她又補述:「但我阿母應該還記得怎麼做........。」(曉微媽媽當時也曾跟我們一起學)於是就安排了一個星期六的午後,我們一起開跋到曉微娘家去「重溫舊夢」一番;還好夢境雖已不清晰,卻仍殘存著一點點模糊的印象,透過腦袋加手指雙管其下的溫習,記憶總算慢慢地被召喚了回來......。 也就在那兩日,我打鐵趁熱一口氣做了四條擦手巾。除了因為完成作品而有一點小小的成就感外,我也由於拾回了某段失落記憶的斷簡殘篇而竊喜著......。失而復得的,更加可貴,我想我不會再忘第二次了;否則,否則等我哪天真的得了老年失智症的時候,不要理我就是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